/新闻中心/媒体报道

新闻中心

媒体报道

李春波齐家

2013-10-21

三十年前,李春波来到新昌制药厂工作;如今,他在浙江医药董事长岗位上,已经十年。这里留下了他的青春足迹,也成就了他的事业和人生。2013年5月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记者有幸采访了54岁的李春波。

采访一开始,他就丢开记者事先准备好的提纲,说自己人生最重要的一条经验是“做什么事情都不带条条框框。我对任何事、任何人都不会框定一个范围。你也不要带着太强的目的性,就是聊一聊”。“聊一聊”,听上去简单,但他从聊年轻开始,展开到梦想、经济、数学、哲学、社会、工业、财富……

尽管治下的上市公司市值过百亿、年利润超10亿,李春波坚持说自己做的是“小买卖”,“古人讲修齐治平,我看一个人能做到‘齐家’就很不错了。我最大的希望就是,每天平平安安,员工安居乐业”。他所言的“家”,是指浙江医药这个大家庭;“为几千名浙江医药员工都能过上好日子”,就是他格物致知、力图兼济的“天下”。


年轻没有错误


记 者:现在有人说,80后已经暮气沉沉,年轻人普遍小心翼翼、亦步亦趋,惟恐犯错误。实际上,年轻怎么可能不犯错误,您怎么看待年轻人犯的错误?

李春波:我年轻时犯过很多错误。不到十五岁,我就已经高中毕业,十六、七岁在乡下劳动,有些做过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,如果放在现在的年轻人头上,叫“摊上大事了”。印象最深的是用炸药雷管到河里炸鱼打牙祭。当然,现在年轻人想不到做这些了,要吃顿好的还不简单,再没必要冒那么大的险。在当年特定历史条件下,年轻人才会犯这种错误。不管到什么时候,年轻人总会犯点错误,一些符合他所处时代特征的错误。

回顾我过去几十年,为什么一些事做对了、一些做的不对,和那时所处的人生阶段不一样有关。人生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心理特征和内心世界。少年、青年、中年和老年都不同,因为思想、理念、动机、目标就有不同。少年懵懂,青年浮躁,中年奋斗,像我逐渐走入老年,人生目标又转移了,不是为了生存,既不为名,也不图利,而是为了健康。所以,我今天不会再犯过去同样的错误,也犯不了年轻时的错误。现在,二、三十岁的年轻人想着五、六十岁老年人的问题,这是违背自然规律的。年轻人就应该思考年轻的问题,未来环境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,或者说连范畴都不知道,操那么远的心有用吗?另外,等你真到了那时候,思考问题的方法也会发生改变。

记 者:在电视新闻里的年轻公务员,感觉他们千人一面,和国家领导人有一样的表情,二十来岁已经把自己置于不容犯错误的位置。让人担心的是,现在千军万马考公务员,愿意搞工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少。浙江医药有没有这方面的困扰?

李春波:年轻人跟着社会发展大趋势走,他们的言行是社会的镜子,犯的错误实际上反映的是社会问题。年轻哪儿来的错误,年轻没有错误。年轻人千人一面,为政者千人一面,说话越多、做事情越多,越容易中箭落马,这正常吗?在浙江医药,我对年轻人的要求很简单:只要品质好、肯吃苦,有自己的核心价值观和人生观,知道这辈子该干什么,就够了。我不会说年轻人这个不行那个不行,年轻人一定行!

记 者:带领浙江医药不断超越,是否得益于您对年轻人抱一种开明、开放的态度?

李春波:一个企业不管大小,小到两、三个人,大到几十万人的企业,本质是一样的:不同时期、不同阶段,确定正确的目标任务,选择不同的策略方法。五年规划写在纸上,确定了主要的目标和任务,但环境随时都在变化,这是一个动态的构成,实际执行需要不断的修正、完善。回头总结时发现,企业发展大的方向基本把握住了,没有大的偏差,说明企业平稳前进。我们哪有那么大本事说自己超越,这不叫超越,这叫审时度势。浙江医药一直广开言路,允许大家说不同的话、谈不同的想法。对与错是相对的,张三李四王五都说是错误,说不定在我看来不但不是错误,恰恰是优点,是一个成绩、一个亮点。年轻没有错误,只不过来到人世间只有二、三十年时间,进入社会才几年,哪怕智商再高,没有社会经验,自然免不了东碰西撞。我说“我45岁之后就不贴标签,自爱、不自傲,做一个人”,年轻人不要学,你们还不到这样的时候。人生有三重境界: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;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。年轻人还在“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”的境界,要大胆地往前走。

记 者:年轻人大多只能在别人划定的格子里,谨小慎微做事。偶尔出格一次都不敢,怕丢了工作还不起房贷。45岁之后,您给浙江医药划格子,给自己划格子,能否这样理解:要成长、要成功,就免不了干点出格的事,犯错误是成长的一种代价?

李春波:对待任何人、任何事,不能首先就用自己的一套价值观衡量对方,这不符合唯物辩证法。
今天,我已经不需要在别人划好的格子里思考自己的言行,自爱,不自傲,简简单单、实实在在做好自己就行。但你们不一样,还年轻,需要有漂亮的包装,最好还贴上好的标签、商标。经济快速发展,社会意识形态有时会走过头,需要通过不断修正,来完善惩恶扬善、激励先进、鞭策后进的社会机制,也就需要改革。干了按过去标准可行的事,成功了就是改革,没成功就可能犯错误。重要的是,无论面对什么结果,都要保持一颗平静的心,接纳这个结果。做不到这一点,人就会很痛苦。结果是无法控制的,可以控制的只有过程。


坚守主业不动摇


记 者:中国工业化的道路还很漫长,但我已经看到,城市的半径已经覆盖了浙江医药的厂区。浙江医药是如何克服矛盾,取得快速发展的?

李春波:党的十六大提出走新型工业化道路,这也是中国顺应世界科技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。我的看法是:事在人为,只要努力去做就一定有希望。做工业、做实业的人很多,成功失败的例子都有,这符合数学的正态分布,绝大部分平平过,能够保本,勉强活下去,只有少数可以活得比较好。

成功是小概率事件。想成功,首先必须认同一点:态度决定成败。需要你有一个正确的态度,一定是你自己想做这个事情。搞工业非得慢慢来,要耐得住寂寞,耐得住时间的考验,取得的成功都是脚踏实地、日积月累得来的。其次,你的目标必须清晰,初始要符合客观实际,这个也很重要。

个人想发大财,不适合搞工业。好的工业企业是团队科学管理和所有员工齐心协力达成的结果,企业对员工也就负有责任。尽可能让企业在正轨中运行,让员工安居乐业,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。

到明年,浙江医药创立就六十年了。工业企业就是这样,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,一代完成一代的使命。

如果不用背负这么多责任,又像你们一样年轻,我可能会去搞其他短、平、快的事情,或许早就赚着大钱了。但走到今天,我不会去沾那些,因为我们没有其他本事,只有搞自己的这点小买卖,养家糊口,其他钱也赚不了。


我们鼓励人才流动


记 者:李董事长给人感觉很严肃,员工和你打交道会不会很难,需要遵守哪些原则?对于有志于医药工业、医药事业的人才,浙江医药为他们营造了怎样的小环境?


李春波:没有什么原则。对受过高等教育的管理人员和科研人员,我倡导无为而治,给他们空间。我对他们的要求是:在职责范围内,把最复杂的问题、最重要的问题简单化。对一般员工,我要求宽厚、宽容,他们不管有什么困难,随时可以来找我们,只要符合国家相关规定,都给予解决。

和我其实不需要商量什么东西,确定了方向,就在过程当中一边走、一边看、一边思考、一边解决。十几年过来,我们公司的管理队伍跳槽率不到1%,几乎就没有跳槽的。他们从全国各地大学进来,各有专长、训练有素。我们的科技人才队伍形成了博士、硕士、学士梯次配置,有国内培养的,也有国外回来的,流动性也极小。让科技型企业的员工安心工作,光扯破嗓子喊口号没有用。要让大家都知道,只要本职工作做好了,该是你的肯定是你的,物质上一切都会有,规章制度早就写好了,绝不会应该得到100元只给你99元。

很多企业害怕员工流动,我们恰恰相反,鼓励流动。有本事,就安心在这里干,什么都清清楚楚;如果不想干,条条大路通罗马,你可以自己去做老板。如果都不成,还有一条路,你可以去考研、考博,国内深造环境不行你到国外去,考上了我掏钱,学费、生活费都发给你。毕业了,你自己有本事就留在那边;留不下来,你回国另谋高就也行;还不行,你再回到公司,我们还是欢迎!

在公司,你只要确立人生的终极目标和企业是一致的,就不要有什么思想顾虑,这里就是人生发挥最大聪明才智的地方。这个科技项目是你的,你自己掂量一下几年能收到什么成果?在医药行业,出一项成果用三五年算是短的,十年、二十年出不来成果,也很正常。作为董事长,必须信任他们,让他们自我约束,自我发挥,不要三个月检查一次工作。

所以,一般用不着找我这个董事长,我也没有必要一天到晚给大家开研讨会,空洞说教。

记 者:作为企业的领导者,您让工业精神在浙江医药薪火相传,您个人的价值观是否已经完全融入浙江医药的企业文化?

李春波:企业文化很复杂,关键在于培养的过程,需要通过几十年的努力,在大家形成一致的共同目标之后,反复磨练、磨合,才可能达到比较良性的境界。

良好的企业文化能够让员工集中精力干事业。怎么集中精力?我要让大家知道,只要干好了,大家都可以有丰厚的收入,子女上大学也由公司来负担学费、生活费。人的需求是多层次的,这早有定论,连人最基本的需求都得不到尊重和满足,还谈什么文化?!要让员工对企业有家的认同感和归属感,有了物质基础,才可能有精神上的升华,形成共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、世界观。进而才会有良好的企业文化。


(本文原载包装世界杂志社出版的《企业家》杂志2013年第6期,特约记者/彭千山